哀骨

把缎爹一家藏起来,编剧就找不到了。

给情缘画的头像_(:з」∠)_

猫の鼠(一些小段子,不定时更新)

——壹——
瞎了一只眼的小鼠儿呐。
喜欢上了一只猫。
一只享受狩猎的黑猫。

黑猫最近不怎么外出了,他斜倚在窗边,碧绿的眸子打量着刚被送上的玩物。

啧,无趣。

小鼠儿用干净布条缠住右眼,他带上自酿的桃花酒,去找黑猫。

我真的好喜欢他。

黑猫戏谑的看着小鼠。瘦削白净的小鼠,将酒倒入瓷杯中,用仅剩的一只像似泛着洞庭水波的眼,有些期艾地望着黑猫。

啊。黑猫喟叹一声。

这是我的。

——贰——
那痴傻的乞儿总是每天在黄昏时候,出现在城门外找寻着什么。
嘴里念念叨叨、又哭又笑的,怀里抱着一只不知死了多久的猫儿。

——叁——
摸着夜色,秦风踩着木屐登上了山顶。将带来的小菜放在石桌上,他越上树干,找着个舒服的姿势,取下挂在腰间的酒壶,对着玉盘似的月举杯。
枕着手臂,翘起二郎腿,木屐在脚上晃着,时不时哼段小曲儿,饮几口酒,凉风拂过,直至日出。
秦风将喝光的酒壶挂好,眯着微醺的眼,光洒在他身上,却是泛着寒意。
“又失约了啊,臭明教。”
秦风跳下树,将冷掉的小菜装好,提着食盒转身离去。
吧嗒吧嗒地木屐声从山顶消失,渐行渐远。
晨风抚去最后一丝酒气,山顶一切如初。

路鸣泽os:哥哥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