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头汤

唐毒六一小甜饼

小呱走到了杂货店大叔的家的门口,他捏紧了手里的呱太小布袋。
为了给自己打气,他把大蜘蛛也带来了。
小呱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小短腿跨进了杂货店大叔家的门槛。
唐大叔正在打扫自己小店柜台,就见一个紫色的小萝卜墩带着天蛛气势汹汹地闯进来。
小萝卜墩还人还没柜台高,踮起脚尖,努力地把小布袋拍在柜台上。
小奶音含糊的说道:“给窝来一个唐萌!要不穿衣糊哒!”说完,又觉得不霸气,指着天蛛说:“窝要买来做童养媳哒!帮我绑在小蛛蛛上!”
(๑>؂<๑)

你命中无他

    五毒经常打一把伞出现在问道坡的雨夜。唐门便是一眼就把五毒放在了心里。唐门开始和五毒有了交流,五毒总是一副晚辈的样子叫唐门小家伙。唐门喜欢五毒。五毒总是淡淡的与唐门谈论。唐门觉得五毒是个有故事的人。好一段时间没有下雨了,唐门找不到五毒。他的心空了一块。
    终于下雨了,唐门连伞都不打便跑去问道坡。看到熟悉的身影,唐门空了一块的心,填回去了。他向五毒表白了。五毒很惊讶。五毒笑着说小家伙真可爱。唐门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开玩笑!唐门很认真的看着五毒的眼睛说我喜欢你,爱你!他把自己从见到五毒到等待下雨想五毒的心都说说给五毒听。
    五毒抬手捂住眼睛无奈一笑说不应该啊。唐门见五毒的反应,心里泛酸。唐门逼问五毒,为什么不应该,我喜欢你为什么不应该!他有点惶恐,五毒不喜欢自己吗,五毒讨厌自己了吗,他感觉自己即将被送往邢台。唐门摁住五毒的肩膀,有些慌乱,他试图从五毒的眼中看出些什么,然而五毒眼中带着惊讶无奈,余下全是平静淡然。没有一丝唐门想要的感情。
    五毒将唐门的手撇下,后退几步说我倒是没想到小家伙你会喜欢上我。小家伙,喜欢便到此为止吧。我不适合你呐,小家伙还是回头吧。
    唐门的心像是被寒冰水浇了个透。
    唐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到竹屋的。他像只落汤鸡一样,整个焉了。他每天都在恍惚中度日,每天都会去问道坡。问道坡再也找不到那抹紫色的身影了。
    几个月后唐门将自己从那糟糕的状态中收拾出来。门中训练越发刻苦,任务完成度也漂亮。他喜欢闲余时间去问道坡坐坐。唐门一身未娶,如今已是垂暮老翁,他颤着身子,在问道坡的巨树根上坐下。混浊的双眼中,出现了一抹紫。
    即使双眼混浊,但唐门依旧能认出那道在刻在他心底几十年的身影。唐门睁大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。五毒的容貌还是当年的模样,没有变过。
    所以说,小家伙,我可是告诉过你了我比你年长很多啊。五毒摸摸唐门枯白的头发,坐在唐门身旁,歪头对他笑笑。唐门最喜欢的金色眸子泛着流光,唐门这一辈子最喜欢的人,现在就在他的身旁。他把头靠在了五毒肩膀上,闭上了眼睛,像是睡着了。五毒抬起另一只手,扶摸他布满皱纹的脸。小家伙,再见了。
    唐门的小徒孙来接唐门回堡,他抬头眯眼,隐约看见在问道坡的阳光下,年迈的老唐门笑得像个讨着情缘的傻小子。 他走向老唐门。
    老唐门死了。带着傻小子般的笑。身边有一条金眸白蛇,见他来了,便迅速离开了。 _(:з」∠)_

丐吱:喵喵怎么还不回来QAQ。

盾盾os:刀刀都是我的!!!